假如中东出一位毛泽东!

2019-10-18?? 作者: ag娱乐场网址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虚声

最近写了好几篇中东的文章,分析过伊朗、分析过沙特、分析过也门,分析过库尔德人;最后无一例外地发现有很多问题阻碍它们发展壮大成为现代化国家(库尔德人还没建国)。如果要问这些问题该怎么解决?答案都指向需要出现历史巨人,解决各种疑难杂症,也就是需要

  最近写了好几篇中东的文章,分析过伊朗、分析过沙特、分析过也门,分析过库尔德人;最后无一例外地发现有很多问题阻碍它们发展壮大成为现代化国家(库尔德人还没建国)。如果要问这些问题该怎么解决?答案都指向需要出现历史巨人,解决各种疑难杂症,也就是需要一位毛泽东那样的人横空出世。

  历史级奢侈

  首先得承认,这个问题很奢侈。

  即便在中国历史上,也就出了一个毛泽东。

  毛泽东是历史巨人。而整个古今中外文明史上,历史巨人不常有;政治家成为历史巨人者,更是寥寥。

  放眼中国历史,堪称历史巨人的政治家,手指都就能数得过来,除了毛泽东那首《沁园春》提到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之外,再加上西汉高祖、东汉世祖、隋文帝、元世祖、明太祖、总设计师这寥寥数人;如果要再加上一些,那就是如周武王、商鞅、曹操、明成祖、康熙(康熙时代是中国落伍世界的起点)这些。这还建立在中国几千年绵绵不绝的历史上。

  其他国家的政治家当得起历史巨人名号的,更少。俄罗斯,也就彼得大帝、斯大林两位够格,普京搞了那么多年都不行。

  美国虽然强悍,也就是华盛顿、林肯、小罗斯福(杰弗逊勉强)够格。法国也就拿破仑(路易十四、红衣教主勉强)够格。

  德国有过很多出色人物,论世界级政治家,真正拿得出手的也就小胡子,腓特烈大帝、俾斯麦勉强候选吧。

  日本几千年,也就明治天皇、伊藤博文勉强够级别。

  印度世界级政治家,几千年也就阿育王、甘地勉强够格。

  每一个历史巨人,都是一段史诗,都需要天时地利与人和。所以要问那里为什么没有毛泽东出现,本身就非常奢侈。这种人一旦出世,就是历史焦点,会给历史和民族带来翻天覆地之剧变。即便是中国,出现一个毛泽东,也很奢侈。但是这个问题不妨碍讨论:中东那些国家要解决问题首先需要啥。

  库尔德人需要他的政治智慧

  中东最为悲催的民族要数库尔德人,几千年了,还没有建国。

  悲催一,库尔德人是中东最古老的民族之一。中东其他古老民族,都建立过自己的国家,但库尔德人没有。

  悲催二,库尔德人在中东有三千万人口,是第四大种族。比他们数量多或少的种族,都建国了,他们没有。

  悲催三,库尔德人所处的位置:

  东临波斯湾,伊朗和沙特隔海对峙;

  南边是红海和亚丁湾,阿拉伯半岛和非洲隔海相望;

  西面是地中海,以色列、叙利亚、土耳其都在旁边;

  北面是黑海和里海,是斯拉夫人南下的通道。

  库尔德人分布的区域,算是各种文明博弈的正中心,四战之地。打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库尔德人的位置,犹如春秋时代晋国的位置,或者说世界大战中德国的位置,称其为中东之“中原”,并不为过。在其他大陆处于这个位置的民族,基本上都建立过强大的帝国。而库尔德人没有,

  库尔德人竟然从没有过自己的国家。为什么呢?答案很简单,缺乏政治智慧。库尔德人勇猛彪悍,但历史上经常给人家当雇佣军,充当打手的角色。即便是传奇人物萨拉丁,其实也只扮演了雇佣军的角色。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库尔德人原本有绝佳的历史机遇建国,但缺乏政治智慧的缺点害了他们。如今库尔德人一直闹着建国,其实也是缺乏政治智慧的闹。

  如果毛泽东是库尔德人,会采取哪些战略?

  对内战略大致有二:

  其一,就是竖起一面政治大旗,把分散在土耳其、伊朗、叙利亚、伊拉克的人团结在旗帜下。先得有民族归属感,才有可能完成建国。这方面可以参考犹太人,二战之后能复国,美国支持是一方面,民族归属感才是建国基础。

  其二,约束极端分子的极端行为。任何时候,极端行为都不能长久。要建立起“党指挥枪”的准则,把习惯了雇佣兵作战的库尔德人凝聚成战斗力超强的军队,可以在中东横着走。

  对外战略大致有二:

  其一,充分利用土耳其、叙利亚、伊朗、伊拉克之间的矛盾,进行连横纵横。虽然这几个国家对库尔德人防备很严,但它们之间矛盾很深,无法有效配合。如今伊拉克和叙利亚都比较乱,库尔德人趁机占一块地方,并不是难事。

  其二,和以色列充分合作,抓住以色列。而且以色列弹丸之地,战略纵深狭窄,很孤独。如果能征善战的库尔德人建立一个国家、亲以色列,一来可以缓解以色列在中东压力;二来可以和以色列呼应,以色列求之不得。而以色列本身科技很强,又有美国战略支持,库尔德人可以从那里得到很多援助。

  只要抓住以色列,就抓住了美国。

  也门需要他的军事能力

  我一直说,也门才是阿拉伯半岛的命运之门。阿拉伯半岛想要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实现战略性工业大发展,前提是也门会发展。

  因为也门有阿拉伯半岛最好的地缘——

  扼守亚丁湾与红海;

  背靠阿拉伯半岛腹地,面临印度洋;

  东方经过苏伊士运河的船只,都需要路过亚丁湾;

  波斯湾的船只去西方,也要绕道亚丁湾过苏伊士运河。

  单纯看地缘,这里应该富裕的流油。其地缘资源至少不比印尼+新加坡差。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对面也只有一个马六甲海峡。

  中东地缘最好的也门,只因石油资源缺乏竞争力,陷入无休止的内战。

  不仅胡塞武装和政府之间打得不亦说乎,还沦为沙特和伊朗的代理人战争。

  为什么如此?原因大致有两个:

  其一,也门全民咀嚼慢性毒品卡特树叶;

  其二,也门部落酋长制度原始落后。

  如果毛泽东在也门,会采取哪些战略?

  策略一,针对也门内乱不止的状态,必须创建一只战力强大的军队,灭了所有军阀。其实那些军阀也想干掉别的军阀,自己独大,情况和一百年前的中国类似。所以首先必须做这么几点:

  其一,军队需要有崭新的灵魂,为国家和老百姓服务,而不是为军阀服务。

  其二,创革新军队组织,把酋长垄断的资源重新分配。

  其三,给军人尊严和社会地位,改变其酋长雇佣军模式。

  至于如何做这些?详情可参考毛泽东在井冈山时代如何锻造红军。另一方面结合也门的实际情况,这个过程会和禁毒结合来。

  策略二,禁毒。也门这种情况,禁卡特树叶、树新风,很难;但一旦行动起来,绝对能让个体和全社会精神风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幅提高军队战斗力。一百年前的中国,也是黄赌毒横行,大家都没有办法。但是在毛泽东时代,这些问题全部解决了,在这个过程中,军队战斗力大幅度提高。

  唯有如此,也门才能变成铁板一块,才可能——

  1 利用好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建立一个自由港。

  2 开发境内的石油资源,在国际能源市场分一杯羹。

  3 发展沿海工业,带动阿拉伯世界崛起。

  沙特需要他的理想色彩

  现阶段中东分量最重的国家当属沙特。

  传统历史文化上来讲,沙特是阿拉伯人的根脉。沙特自己也以伊斯兰正统自居,只要有机会就向外输出伊斯兰文化。

  地盘上来讲,沙特在中东地区面积最大,也是阿拉伯世界仅次于阿尔及利亚的第二大国家。虽然沙特大部分是沙漠,可耕种面积不大,但沙特有两个天然的优势:

  优势一,沙特人少,全国也就3000多万人,可能也就比北京常驻人口多点。相比之下,人均可耕种面积大于中国。

  优势二,沙特虽然沙漠多,但下面全是石油,黑黄金啊。

  1 沙特石油开采成本很低。

  2 沙特在欧佩克组织话语权很重。

  3 沙特是石油美元的支柱,和美国关系良好。

  如此情况下,沙特理当发展得很好,科技方面至少不弱于以色列吧?然而现实并非如此。是什么束缚沙特发展?是公平。

  沙特开国君王,伊本·沙特是个强人,光老婆就有38个(不算情人),生了127个孩子(其中58个儿子);80多年过去,这些儿子们继续繁衍生息,于是沙特王室现在有5000多个王子。而沙特一共也就3千多万人。

  明朝朱元璋,因为对子孙太好,后代子孙越来越庞大,明朝末年,一个省财政都不够供养的。沙特这明显更严重。这么搞下去,再过百年,沙特财政未必够供养这些子孙的。与此同时,沙特底层人被严苛的教法所束缚。

  为维持这种等级制,维护王室的优越感,沙特必须全力维护伊斯兰教法,容不得半点改变。于是沙特从王子到贫民,都被教法死死束缚。而且这种依赖建立在石油基础之上。如果没有石油,沙特和也门没有很大区别。

  沙特要想如以色列那样步入现代化国家,需要改革。

  其一,精神层面,效法十七世纪欧洲宗教改革,教法只管精神而不再管世俗事务。这样可以调动人们的积极性,放开手脚去发展,搞建设。

  其二,制度层面,打破王室和普通老百姓的区别,这样对王室和老百姓都好。王子王皇孙可以凭借优势资源享受精英教育,优胜劣汰,减轻财政负担;平头百姓可以习得一技之长,创造财富。

  其三,发展科技,降低对石油的依赖。沙特的命脉就是石油。因为有石油,沙特才有如今的地位。如果石油价格下降,沙特的地位也会随之下降。

  这几条要做任何一条,阻力都很大;要想实施这种改革,首先需要的是一种勇于牺牲奋斗的理想主义色彩。这就好比早期的革命者,都是坚定的理想主义者。

  伊朗需要他自力更生的决心

  其实中东最有可能进入现代化的国家是伊朗。

  伊朗面积160多万平方公里,对比中国看起来很少,但在世界排名第16位;人口8千万,可以支撑起不错的产业链。

  伊朗历史底蕴也很深厚,但和沙特不同,并非被伊斯兰教束缚得一动不动。

  伊斯兰文明之前,伊朗曾经有波斯文明。

  二战之后,伊朗在巴列维王朝时代尝试过世俗化模式,而且效果不错。

  现阶段伊朗虽然也是教士阶层一手遮天,但体制上是共和国;伊朗相当于国王的政权,执行的却是政教合一的路线。

  伊朗的石油资源很丰富,运输也容易。但不论巴列维王朝时代还是当今,均和美国结怨太深,遭遇美国封锁太严;导致伊朗虽有石油却无法解燃眉之急。

  这对伊朗来说是考验,也是机遇。伊朗现在最需要的是自力更生的决心:

  策略一,对内建设民生工程。中国历史上有段时间,外部环境也不好,也强调自力更生,挺了过来,而且还打下工业化基础。

  策略二,对外利用中俄大国的支援,尤其是中国基建狂魔的特性,大规模搞基建。至于成本,可以和中国货币互换,一旦美国制裁解除,可以利用能源偿还。

  策略三,削减教士阶层的权力。因为教士阶层掌握大权的国家,没有一个能成功进行现代化。

  结语

  这个世界需要毛泽东的地方很多,但他只有一个。

  中东每一个国家都需要毛泽东的一部分才能。实际上中东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具备出现毛泽东的土壤。比方说库尔德人,几千年都没出过一个真正的政治家。

  中东自古以来就不是诞生政治家的地方;而是诞生宗教领袖之地。

  拜火教创始人

  犹太教创始人

  摩尼教创始人

  基督教创始人

  伊斯兰教创始人

  世界级宗教,除佛教之外,创始人基本都诞生于中东。

  那些宗教领袖中,只有伊斯兰教创始人堪称世界级政治家。他创建的阿拉伯帝国,依靠宗教改变了世界格局和走势。

  如果中东再出一位世界级政治家,一定不是库尔德人建国、整合也门、让沙特更公平、或发展伊朗这些事儿,因为这些都达不到世界级;而是要整合整个中东,从而影响整个世界格局。那么他的事业,我猜是用世俗的方式改变世界。

  • 责编:ag娱乐场网址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