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应这么快?西方示威者纷纷学香港暴徒!

2019-10-18??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投稿

包括美国ABC、华尔街日报、英国泰晤士报在内的不少西方媒体这两天慌了。 他们惊呼:香港模式正在流向世界! 我们要做一次香港 首先是近来发生在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示威活动。 这件事的起因是本月14日,西班牙最高法院周一以煽动叛乱罪名,重判9名加泰罗尼亚独

  包括美国ABC、华尔街日报、英国泰晤士报在内的不少西方媒体这两天慌了。

  他们惊呼:“香港模式”正在流向世界!

  “我们要做一次香港”

  首先是近来发生在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示威活动。

  这件事的起因是本月14日,西班牙最高法院周一以煽动叛乱罪名,重判9名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领袖9至1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一个新崛起的神秘组织“民主海啸”在社交媒体上鼓动加泰分离主义者效仿香港暴徒,以“公民抗命”和“非暴力斗争”的形式上街游行。

  近些年来,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主要是采用一种被称作“微笑革命”的和平方式,但“民主海啸”的横空出世改变了这一切,他们运用被香港暴徒广泛使用的Telegram传递信息,鼓动“把加泰罗尼亚变成新的香港”。

  在14日当天法庭宣判后,示威者戴上安全帽、防毒面具、雨伞和其他防护用品,迅速在广场和街道上聚集,用垃圾桶、围栏和纸皮堆起路障,然后纵火。切断公路和铁轨以封锁交通,然后占领巴塞罗那的埃尔普拉特机场航站楼。当他们从市中心出发时,一群人大喊:“我们要做一次香港!”

  “民主海啸”很乐意认香港暴徒这个“老师”,西方媒体分析,他们学习了香港的“be water”战术,以快速、流动的方式进行示威抗争,并且尽量减低被捕风险,他们仔细地研究了香港暴徒的技巧,记录了在加泰能成功复制的东西以及可能成功复制的东西。9月下旬,基层国民加泰罗尼亚人联合会甚至举行了一个公开论坛,题为“在非暴力斗争中使用新技术的经验:以香港为例。”

  西班牙警方没有对这道“美丽的风景线”干瞪眼,面对戴着口罩抛射物体和纵火的示威者,警方果断武力清场,131名示威者和大约70名警察在周一的示威中受伤,3人被捕。这也成为近代加泰独立运动中迄今为止最具破坏性的示威,周一有110趟班机被取消,周二有40趟班机被取消。

  这种高对抗看起来并没有要消停下去的样子,示威者继续在网上串联号召更大的全地区性罢工,加泰地区的负责人说,这股运动的目的是要逼迫西班牙政府同意加泰独立公投。

  “我们不会对威胁屈服”

  不仅仅是加泰,香港的“革命经验”在某种程度上正在向西方全面输出。

  极端环保主义者通过社交媒体串联起一个叫“灭绝叛乱”的抗议活动,在包括柏林,巴黎,阿姆斯特丹和悉尼在内的全球23个城市进行示威,呼吁对气候和环境危机采取紧急行动。

  在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他们用从香港学到的方式,用自行车锁设置路障。

  在英国伦敦,他们打算对伦敦机场进行“香港式”占领。

  官方是坐不住了,除了逮捕抗议者,他们也展开了舆论攻势,比如澳大利亚资源部长资源部长马特·卡纳万就义正辞严地表示,抗议者有权保留他们的特殊观点,但无权将这些观点强加给绝大多数不支持其立场的澳大利亚人。

  “灭绝叛乱实际上是在要求激进主义者组织的暴政,以超越这个国家的自由和公正的民主进程。”

  “他们所要求的是政府应该屈从于勒索。”

  “当然,我们不会屈服于如此荒谬的威胁。”

  说得真好,此处应该给予马特部长掌声。

  自己煽动了自己

  有西方记者分析,香港事件给了世界上的一些人怎么为局部冲突博取世界关注的经验,口罩不仅仅是一种防护,也是一种表演,不但可以让抗议者身份不受暴露,还可以“增强加泰罗尼亚战斗的国际形象”。

  大家看,这位西方记者不是分析得很客观、条条是道吗?他肯定是真记者。

  事实上,全段时间西方媒体大范围高强度对香港正在发生的骚乱做正面报道,而暴徒的行为又是他们本国的法律所绝不被允许的,这就模糊了原本清晰的界限。

  他们过于自信了,他们也不想想,欧洲的分离主义势力是如何地广泛而深刻,对社会经济制度不满的大有人在。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和巴斯克、意大利的威尼托和伦巴第、比利时的弗莱芒、英国的北爱尔兰和苏格兰都是一点就可能着的地区。

  后真相时代的社交媒体“假新闻”、民粹主义泛滥是世界共同面对的威胁,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站在旁边看热闹、拉偏架,这一秒还看别人家房子着火,下一秒火就可能烧到自家房子,更何况有的国家政客有的媒体还有意煽风点火,搞到最后是自己煽动了自己。

  “颜色革命”最初的起源是冷战环境下颠覆敌对国家政权的工具,为了配合“革命”,西方媒体利用自身优势长期给发生在其他国家的“革命”上头条,这就像是澳大利亚土着的回旋镖,打出去后,终有要转回来的一天。

  在图像文字视频极端发达的互联网时代,“颜色革命”的“三板斧”实在太好学了,它的课堂可以开在乌克兰、开在香港,当然也可以开在加泰、开在纽约。

  一些政客和媒体抱着冷战后固有的那种自大感,觉得由他们鼓风,火势不得可劲向东走,不想想老天爷可不归他们管,现在看东边没有蔓延开来,风却眼看着向西边刮了,他们接下来可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