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美国人撰文说:香港存在和繁荣的唯一原因是中国!

2019-10-17??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投稿

近日,看到一篇文章,题目是香港屠夫黄之峰( JoshuaW(r)ong the Butcher of Hong Kong),副标题是盲人领着盲人,走向悬崖(The blind is leading the blind. To theedge of a cliff.)。这是一位名叫迈克尔彼得雷乌斯(Michael Petraeus)的美国人写的。他在文章

一位美国人撰文说:香港存在和繁荣的唯一原因是中国!

ag亚洲集团官网|官方网站   近日,看到一篇文章,题目是“香港屠夫黄之峰”( JoshuaW(r)ong –the Butcher of Hong Kong),副标题是“盲人领着盲人,走向悬崖”(The blind is leading the blind. To theedge of a cliff.)。这是一位名叫迈克尔·彼得雷乌斯(Michael Petraeus)的美国人写的。他在文章中谴责了乱港暴徒黄之峰之流,称之为“香港屠夫”,是一群“典型的非理性、无脑的”之人。他说:“没有中国,香港一无所有。”(Without China Hong Kong has – and is – nothing)“香港存在和繁荣的唯一原因是中国”(Theonly reason Hong Kong exists and the only reason it is prosperous, is China.)

  文中一些观点很独到,新华裔很赞成,这里尝试点评如下:

  (一)暴乱将加速香港沉沦

  几个月过去了,香港局势越来越严峻。作者说他一直想知道“反对派要为自己和他们的城市挖一个多大的洞”。他认为,反对派的行动“在历史上不会被视为香港民主化的过程“。他尖锐地指出:”他们会沦落为一种行为,加速了这个世界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城市的相当惨烈的毁灭,最终导致其繁荣不可逆转的终结。这完全是由于年轻人的非理性鲁莽。”

一位美国人撰文说:香港存在和繁荣的唯一原因是中国!

  新华裔一直认为,以黄之峰为代表的香港废青,打着民主旗号的暴力行动已经演变成一场暴乱,正在摧毁这个曾经的“东方明珠”。他们现在自称为“勇武派”,无视法律,到处打砸商店、毁坏公共设施、甚至抢劫私人财物,他们袭警、非法盘查车辆、乃至于攻击无辜者以及反对他们的市民。这群“香港屠夫”已经在香港形成“黑色恐怖”。按照他们的说法,是要“揽炒”香港,说得好听点是所谓“玉石俱焚”,实际上是要屠城。

  但是,面对这一切,港民大都保持沉默,商界大佬、甚至公营机构态度暧昧,这实际上是在默认非法暴力,纵容“黑色恐怖”。

  迈克尔如是说:“香港的政治话语,已经被那些最不具备应对能力的年轻的、被宠坏的和愤怒的人所劫持,跟他们的招贴画一样,作为孩子的领袖是典型的非理性的、无脑无知的群体。”

  黄之峰之流为了让香港分离出去,不在乎是否毁掉香港。他们甚至像许多人一样,天真地认为,香港是无可替代的,中央政府为了护着香港会向他们的暴力屈服。有些香港人认为,香港的繁荣是英国治理的结果。大陆也有不少人说,香港是无可替代的,甚至武断地认为上海、深圳再怎么发展都不具备香港的优势。

  这是缺乏历史常识的臆断。

  历史上从来没有永远独占鳌头这一说。曾为霸主的国家、曾经辉煌的文明、曾经繁荣的地区或城市,在年轮上兴衰更替的案例比比皆是。

  香港曾经的繁荣是因为有一个庞大的中国站在身后。改革开放以前,香港得益于中国政府“充分利用”政策,中国将香港作为对外交流和贸易的“窗口”,几乎全部贸易从香港转口到国际市场,由此刺激了香港的贸易、仓储、运输和港口业,并带动金融业的发展。上世纪80年代以前,你看看每年人潮汹涌的广交会就可见一斑。没有中国大陆庞大的资源、商品出口,香港有什么?

一位美国人撰文说:香港存在和繁荣的唯一原因是中国!

  自中国全面开放以后,东西南北中都可以自由对外贸易,香港的这一可以借用的优势没有了,这是香港经济发展快速落后于大陆的基本原因。但是,它还是受益于大陆部分地区如中南地区的对外贸易,受益于中央政府在资本市场、特别是人民币境外交易结算方面的特别惠顾,支撑着经济繁荣。与此同时,大陆、特别是深圳乃至于广东、上海乃至江浙等高速发展起来,在很多方面开始超越香港。香港作为曾经的世界第一港,如今吞吐量不及上海一半。这座全球顶级航运中心的光环已经褪去,被上海、深圳等内地城市甩在了身后。深圳的高科技产业更是香港望尘莫及的。这是现实,也预示着历史的发展趋势,怨不得别人。

  迈克尔作为一个美国人,一个旁观者,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切。他认识到,由于中国的飞速发展,香港的地位在过去20年中自然而然地下降了。尽管如此,中国仍然依靠香港作为商业和金融服务的媒介,与世界其他地方交往,从而允许红筹股公司向海外扩张,而外国公司则通过合法和经济自由的环境进入中国大陆。

  但是,香港的这些优势仅仅是一个法律构架,并不会一成不变(these advantages are merely a legal construct that is not set instone)。迈克尔认为,香港这座城市的自我毁灭(city self-destruct),将加速商业和金融活动在中国其他地区的分布,而其中一些将被新加坡等国所取代。现在,由于骚乱(the riots)已严重损害了香港在海外的声誉,即使只是出于安全和稳定的考虑,而不仅仅是出于政治上的考虑,吸引外国人在内地开展业务甚至更加容易。

  在这里,迈克尔特别使用了一张香港暴徒纵火的图片(后面还使用了几张香港暴力活动图片)。需要指出的是,由于带着意识形态的偏见,美国乃至于西方媒体鲜有正面曝光香港暴力犯罪图文的。

一位美国人撰文说:香港存在和繁荣的唯一原因是中国!

  (二)没有中国,香港一无所有

  迈克尔指出:“我们要明确一点,商业和金钱是由于中国而来到香港的。没有中国,香港一无所有。他说,”这个小小的飞地已成为中国与世界之间进行商业活动的平台,它完全依靠中国的仁慈来维持现状。”

  实际上,只要抗议活动是和平的,香港作为一个有序城市的形象就不会受到影响。问题是,发生在香港的这场动乱,从头至尾就是非理性的。而一旦街头被鲁莽的暴乱者以暴力的方式所摧毁,味道就变了。“如果那就是所谓的“自由”,那么大多数人真的不想要它们。“(If that’s how the supposed ‘liberties’look like then most people really do not want them.)

  在迈克尔看来,这群“废青“真的很无知(with nothing at stake don’t really understand it yet)!他反问道:即使香港独立了,然后呢?这群暴乱青年(the rioting youth)完全没有考虑长期后果。他说,黄之峰这个23岁的年轻人,一直在忙于抗议,而不是研究地理和历史,从而削弱了他对政治现实的理解。

  连迈克尔也看清了,黄之峰之流就是要搞“港独”,试图推动他们所认可的“普选制”,公开呼吁脱离中国独立,为此而不遵循香港《基本法》,不惜实施暴力。迈克尔说他们”生活在一个自由的泡沫中”(live in a bubble of freedom)。

  谁都知道,香港脱离中国只会沉沦。中国可以不依赖在香港,但香港不能不依赖中国而生存与发展。离开中国,它没有资源,没有市场,没有贸易,一切都会失去……(这跟新加坡当年脱离马来西亚完全不是一回事)

  就是现在,一个重要的后果已经出现。就在上个月,伦敦证券交易所(LS E)拒绝了香港联合交易所的意外收购要约,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董事会一致拒绝了有条件的提议,鉴于其根本缺陷,认为进一步接触没有任何好处。”LSE公布了致港交所主席车婉莹(Laura Cha)和行政总裁李小加(Charles Li)的信。信中表示,港交所的合并没有战略价值,将是“重大的倒退”。LSE首席执行官直言不讳地表示:“我们将上海视为中国的金融中心。”(“We view Shanghai as the financial centreof China.”)

一位美国人撰文说:香港存在和繁荣的唯一原因是中国!

  迈克尔在文章中转述了LSE拒绝香港建议书的信函:

  “我们认识到中国的机会与规模,非常珍视我们在中国的关系。不管怎样,我们认为香港交易所无法为我们提供亚洲最佳的长期定位或中国最好的上市/交易平台。我们重视与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互利合作伙伴关系,这是我们在中国获得众多机会的首选和直接渠道。”

  不用多说,这已经显示出上海与香港的差距,也显示出中国内地在国际上的地位。尽管伦敦的政客们对此持愤怒的态度,发表批评性言论,但无济于事。形势比人强,商业的眼光超越了政治立场,LSE着眼于其长远的自身利益。尽管英国政客偏向闹分裂的港人,但是商界却愿意将钱押注于中国。

  (三)香港存在和繁荣的唯一原因是中国

  迈克尔于是说:“年轻的暴徒及其领导人所表现出的对香港历史的无知,令人难以置信。香港存在和繁荣的唯一原因是中国。”(The only reason Hong Kong exists and the only reason it isprosperous, is China.)

一位美国人撰文说:香港存在和繁荣的唯一原因是中国!

  在历史的年轮上,香港的存在已经快三个世纪了。尽管回归前一直由英国殖民,但其能够存在与发展,也是因为身边站着中国(英国殖民香港也是因为它是进入中国的跳板),香港由此成为中外利益的桥梁。而如今的港青暴徒正在摧毁香港,从而正在摧毁这座搭建中外利益的桥梁。与新加坡不同,香港完全依赖中国,香港发生的一切,在机场降落的每架飞机,从港口停泊的每艘轮船,都与中国密切相关。

  所以,迈克尔指出:“香港唯有与北京保持积极关系。”他进一步说:“没有人需要香港,除非它提供了一个与中国(或中国以外的世界)开展业务的友好环境。”但是,令人悲哀的是,一群废青因为无知,根本不了解地缘政治,根本不了解香港存在与发展的历史与意义,正在摧毁香港赖以生存与发展的陆港关系。

  (四)责任是自由的代价(Responsibilityis the price of freedom)

  迈克尔指出:只有以负责任的方式使用自由,它才会产生好的结果。无限制的言论自由从根本上与民主背道而驰,因为它创造了一个环境,在这个环境中,声势浩大和充满暴力的少数群体(深信其正义和话语权),企图劫持这个国家并毁坏其他人的生活(有意或无意)达到其目的。

  即使在西方,不论“G7或G20峰会”在什么地方举行,都会出现示威游行,“黄背心”瘫痪法国,美国街头也会惊现蒙面示威者,还有反全球主义的骚乱,等等。西方这些自以为是的活动。似乎为香港的抗议活动定下了基调。所以,他们一边倒地支持港乱。

  为此,迈克尔说了不少谴责港青暴力的话。

  最后,他说道:“与任何政治制度一样,民主只是实现目的的一种手段。那么,什么目的呢?黄之峰没有答案。年轻人没有意识到的是,要进行有意义的改变,不仅仅是愤怒。而且建造要比摧毁困难得多。”